秦光荣前秘书受审,自辩无罪背后的“谨小慎微”

2022-07-11 10:03

落马586天后,54岁的肖卓迎来一审开庭。

5月27日,肖卓出庭受审,他被指控犯有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他的仕途涉及湖南、云南和北京三地,被免职前,任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务督察局局长。他曾参与办理过“湄公河105惨案”,并荣获最高检授予的“个人一等功”,还担任过热播剧《人民的名义》的监制。

肖卓因做过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的专职秘书,使得此次庭审备受关注。3年前,秦光荣主动投案,成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自首的原省部级一把手。

(资料图片)肖卓。

受到疫情防控的影响,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采取远程连线云南省看守所的方式进行开庭,肖卓在该看守所参加庭审。检方指控,他非法索取或收受林旭钧、杨伟源、雷武军三人财物共计455余万元;因滥用职权,造成云南省检察院基建项目防水工程造价高于市场价610余万元。

从肖卓亲属、前同事处获悉,秦光荣投案后,肖卓曾接受过长时间的审查,最后过关。但2020年10月,又突然被调查。此次面对所有指控,肖卓全部否认,自辩无罪,其辩护律师也为他做了无罪辩护。

“一个谨小慎微到极致的人”

肖卓籍贯为湖南省隆回县,1968年12月出生于湖南省湘潭市,父亲是湘潭国营企业江南机器厂的一名工人。

1986年,肖卓考入湘潭大学历史系。今年77岁的湘潭大学历史系退休教师宋耕耘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他对肖卓的印象是:文笔不是很好,但学习刻苦,活动能力和组织能力很强,“所以当时,我对这名学生的期望很高”。

1990年大学毕业后,肖卓“从学校门进入机关门”,进入长沙市南区(现天心区)区委工作,后又调至长沙市委办公厅、湖南省委组织部、湖南省委办公厅工作。1995年至1998年,他担任时任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秦光荣的专职秘书。

1999年1月,秦光荣仕途转战云南,出任该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同年6月,肖卓追随秦光荣由湘入滇,出任云南省委政法委办公室副主任。

秦光荣在云南省历任组织部部长、常务副省长、省委副书记、省长等职务,2011年8月,任省委书记,达到个人仕途的顶峰。2014年11月,秦光荣赴京出任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肖卓则在云南省担任过省政法委办公室副主任,保山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省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常务副检察长,省法院常务副院长等职务。2016年8月,他离开工作了17年有余的云南,到最高检任职。

2016年,最高检影视中心、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金盾影视中心出品的反腐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拍摄,时任最高检政治部副主任的肖卓担任该片监制。次年6月,肖卓出任最高检监察局局长。2018年12月,转任最高检检务督察局局长(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肖卓的岳父、湖南省浏阳市人大原副主任周甫文告诉媒体,肖卓的父亲已经过世十多年了,母亲今年78岁,“肖卓每年除夕都会陪母亲过年,正月初一或初二,会来浏阳看我们,短住几日后就会回京”。

2019年4月6日,也就是肖卓在京工作近3年后,秦光荣到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主动投案,成为“正部级主动投案第一人”,也是继白恩培后又一位被查的云南省委原书记。

2021年1月19日,秦光荣以受贿罪被成都中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秦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经审理查明:秦光荣直接或通过其亲属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389余万元。


秦光荣 资料图

多位受访者告诉记者,秦投案后,秦案专案组对肖卓进行了长时间的调查。肖卓的一位朋友称,肖卓顺利过关后,曾对他说“查我的人说,我是一个谨小慎微到极致的人”。

2020年9月10日,中纪委和国家监察委联合下发“指定管辖决定书”,指定云南省监委管辖肖卓涉嫌违法犯罪问题。次月11日,肖卓被云南省监察委员会采取留置措施,同日被从北京带到了云南。

一周后,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最高检纪检监察组、云南省纪委监委消息:肖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21年4月,肖卓被“双开”。通报称,肖卓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礼品、消费卡,向领导干部及其配偶赠送明显超出正常礼尚往来的礼金;利用职务影响为配偶经商办企业提供帮助,超标准乘坐交通工具,违规报销个人费用等。

收到“双开”决定书后,肖卓2021年5月14日向最高检党组和驻院纪检监察组写了一份申诉状。他在其中对一些内容做了回应。他称,2003年至2017年他每年春节去秦光荣家拜年时都送了拜年红包,但秦光荣的妻子马上按照湖南的习俗回一个红包给肖卓的女儿,而且金额会高一些。

他称,“如果加上我们在秦光荣生日时送的礼金,双方礼尚往来的红包礼金数额大体均在10万元左右。”他还称,作为从湖南到云南的旧部,他确实与秦光荣有比较密切的人情往来,但交往都没有超出正常范畴。

关于超标准乘坐交通工具问题,他称,因为航班座满、公务紧急等原因,他经请示主要领导同意乘坐头等舱,并不违规。

“索贿”还是“借款”?

2021年4月27日,肖卓案由云南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云南省检察院依法对肖卓逮捕。同年5月6日,经指定管辖,肖卓案交由怒江州检察院审查办理。

同年6月7日、8月21日,怒江州法院延长审查起诉期限两次,同年6月21日退回检察机关补充调查1次。同年9月3日,云南怒江州检察院就肖卓案,向怒江州法院提起公诉。

2021年11月13日,本是肖卓在怒江州法院出庭受审的日子。但在开庭前十多分钟,当肖卓的辩护人和亲属代表到达法庭时,他们被告知,由于检方不同意当天开庭,肖卓案延期审理。

2022年1月28日,怒江州检察院做出《变更起诉决定书》称,因为“发现部分案件事实与起诉书指控的事实不符”,变更了起诉书。变更后,检方去掉了对肖卓一笔100万元的受贿指控。

原《起诉书》称,2010年肖卓得知杨伟源(香港中伟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昆明书湘门地酒楼总厨顾问)与他人合作成立北京富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后,主动向杨伟源提出入股公司的要求,杨伟源给予肖卓该公司价值100万元的10%的干股。肖卓以其妻子周小娅名义持有并于2010年11月退股变现获利人民币100万元。

知情人称,周小娅曾任华娱卫视副总裁、湖南广电集团北京子公司董事长等。在怒江州检察院提起公诉后,肖卓的辩护律师找到了周小娅的银行付款凭证,证明其持有上述股份是实际出资,而非“干股”。由此,检方撤销了这项指控。

从这份《变更起诉决定书》中看到,检方指控肖卓犯有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

在受贿罪的指控中,检方称:2001年至2014年,肖卓利用担任云南省委政法委研究室主任兼云南省政法研究所所长,云南省保山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云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常务副检察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本人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生意合作、案件处理、竞拍土地、置换土地等方面提供帮助,非法索取或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455.434万元。

检方提到的上述455余万元,共涉及3名商人,分别是林旭钧(香港柏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杨伟源、雷武军(湖南北控景盛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知情人称,林旭钧、杨伟源、雷武军均是秦光荣的朋友。其中,杨伟源在上世纪90年代就认识秦光荣。


秦光荣 资料图

检方上述三项指控具体为:

2001年,肖卓接受林旭钧的请托,多次联系时任云南烟草科研研究院院长姚庆艳,意图介绍姚庆艳给林旭钧认识并为林旭钧开展烟草香精香料生意提供帮助。2002年5月,肖卓收受林旭钧为其支付的购房款人民币40.434万元。

2014年,肖卓接受杨伟源的请托,介绍时任广东省检察院副检察长陈武给杨伟源认识,意图为杨伟源之弟杨锡波所涉刑事案件从宽处理提供帮助。2006年,肖卓以入股公司需要资金为由,向杨伟源索要人民币200万元。2008年,肖卓以母亲肖克琼购房需要资金为由,向杨伟源索要人民币10万元。2010年10月、2011年12月,肖卓以本人购房需要资金为由,向杨伟源索要人民币35万元、20万元。以上共计265万元。

2006年至2012年,肖卓接受雷武军的请托,向时任湖南省望城县委书记罗衡宁打招呼,意图为雷武军的公司在低价竞拍土地方面提供帮助;利用担任云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的职务便利,为雷武军的公司在置换土地、解决民事纠纷等方面提供帮助。2011年,肖卓收受雷武军为其支付的购房款人民币150万元。

上述指控,涉及三名公职人员。2021年11月29日,已退休一年的姚庆艳被查,陈武现任安徽省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罗衡宁现任长沙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相关证言显示,陈武和罗衡宁均表示自己没在上述相关案件中帮过忙。

在庭审时,肖卓对上述指控全部否认。肖卓与其律师均认为,从林旭钧、杨伟源处收到的钱,都是借款行为,用途在买房及家人投资入股等方面。肖卓称,他跟这三人的交往“都是正常的,是私人朋友间的经济往来,没有以权谋私、输送利益”。

但公诉人出示的林旭钧证言显示:“肖卓是秦光荣身边的人,当时已经在云南省政法委任职。我看好肖卓在政治上的发展,因为他的身份和背景,我想通过贿赂他支付房款等进一步拉近和他的关系,特别是今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他帮帮忙。2001年左右,肖卓说他认识烟草系统的姚庆艳,我说看以后能不能在这方面可以有合作,肖卓答复我说,会把姚庆艳约出来给我认识,但是肖卓从没把姚庆艳约出来给我认识。”

肖卓表示,他跟姚庆艳只有一面之交。2001年,他跟姚打过电话约其吃饭,但姚没出来,也并没有涉及要对林旭钧介绍烟草香精香料生意的事项。2014年他介绍陈武给杨伟源认识,并没有检方指控的意图,“到今天为止,杨都没有告诉过我,他为弟弟的刑事案件找过陈武”。

杨伟源的证言称:2014年左右,他弟弟杨锡波被佛山市检察院起诉。通过肖卓帮忙,他找到了时任广东省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陈武,帮忙过问案件。

陈武的证言称:“2014年左右的一天,肖卓跟我说他有一个朋友叫杨伟源,是广东人,家里有很多亲人在广州做生意,想到广州拜访我,我说可以的。大概过了半个月,杨伟源到广州,我让他到我的办公室聊天,杨伟源在我的办公室中,说起他弟弟在老家有一些事情,好像是涉及刑事案件方面,想请我帮忙,找揭阳市相关领导解决一下。我跟他说潮汕地区不熟,没有办法帮他协调。”

公诉人认为:以上两个证据证实,2014年肖卓受杨伟源请托,介绍陈武给杨伟源认识,并且为杨伟源之弟杨锡波所涉刑事案件从宽处理提供帮助。

肖卓称,检方指控的他跟杨伟源之间265万所谓索要收受贿赂根本不存在。这些借款都是他跟杨伟源在私人朋友之间有具体事由的,有还款有借款的承诺约定的,有还款的事实。

但杨伟源证言称,肖卓从来没有归还过借款,向他借款时从来没有写过借条,也没有和约定还款期限和利息,“在我看来,肖卓内心其实根本不想还钱给我,于是以借款的名义在向我索要钱财,要知道当时肖卓已经是省检察院副检察长,和秦光荣关系不一般”。

肖卓称,雷武军的150万,是他小舅子周吉姬个人所借所用,他根本不知道。他跟雷武军没有一分钱的借贷,也不存在起诉书中提到的他意图在拍卖土地方面为雷武军提供帮助的事情,为雷武军在昆明的民商事案件纠纷提供帮助,这种事情更是与基本事实不符。

他称,“雷武军所谓的民商事纠纷一审败诉后,他把一个申诉材料发给我看,把一些情况讲给我听。我们作为检察机关的干部,我觉得这也是我的分内职责,他又是我朋友。我也没有干涉法院,只是把他的申诉材料转交给了时任昆明市法院院长訚柏,要他依法来审理。”

是否插手工程项目?

检方还指控肖卓犯有滥用职权罪。2009年,云南省检察院筹划建设新办公区及职工住宅小区项目,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云南城投”)为代建方。云南省检察院成立基建工作领导小组,肖卓担任副组长,负责基建工作领导小组日常工作及与云南城投集团等单位的协调工作。

检方指控:2011年,肖卓擅自决定并通知云南城投,由省检察院基建工作领导小组纪检监察与综合组副组长耿光瑞(另案处理)负责防水工程项目。耿光瑞向肖卓提议由耿光瑞的二哥耿前进、肖卓姐夫戴汉全承揽防水工程项目。

检方指控:肖卓在明知耿前进及戴汉全无防水施工专业资质、违规借用其他公司资质承揽工程的情况下,仍徇私情,擅自决定将防水工程交由耿前进承揽,并由戴汉全共同实施。后耿前进、戴汉全借用昆明太阳城防水材料工程有限公司资质,未经招投标程序,以先进场施工、后补签合同的方式,承揽实施了云南省检察院莲荷苑、平和花园、万和花园等办公项目及职工住宅项目的防水工程。耿前进对防水工程施工综合单价的报价明显高于市场价格,导致工程造价虚高,且平和花园、万和花园项目出现大量房屋漏水等防水质量问题。经鉴定,云南省检察院基建项目防水工程造价高于市场价人民币610.422752万元。

2020年6月,耿光瑞在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任上被查。2022年1月24日,因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他被玉溪市红塔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肖卓在向最高检党组和驻院纪检监察组的申诉状中称,“我作为副组长从未擅自决定该防水项目承建人,耿前进是通过其弟耿光瑞的机关事务管理处处长兼基建工作综合组组长的职务便利,从乙方的土建工程总包中,获得的分包防水项目的合同。对防水项目的材料价格,云南省检察院计财部门是严格审核把过关的,不存在项目畸高造价问题。我在2014年3月后,不再分管计财、机关事务管理、基金等后勤保障部门。2016年5月,我就调离了省检察院,涉及防水项目的工程决算,造价审核均未参与。用防水工程造价高于实际成本610万元的证据,来指控我滥用职权,造成重大损失,既不客观,也不公正。”

庭审时,肖卓又强调,说他擅自决定把这个工程里面的防水工程,交给耿前进来做,是没有根据的,“这个决定权不在检察院,更不在我作为一个分管后勤的副检察长的职权范围”。

肖卓承认,当时耿光瑞确实向他推荐过他哥哥耿前进,“他当时说,这个人做过大型工装工程,让他参与进去,我们能够有一个可靠的知情人。但我从没有跟有决定权的那两个乙方公司老总打招呼,指定耿前进来做”。

他还强调,2015年戴汉全与他姐离婚了。而且,耿光瑞当时没有跟他提过戴汉全要参与进来。

不过,耿光瑞证言却称,“2011年3月的一个会议上,肖卓要安排一家可靠可控的防水公司推荐给万和、平和项目建设,做防水工程。我跟肖卓汇报说想让我哥耿前进来做防水工程。我还专门提了一句,到时候叫上你姐夫戴汉全一起做。肖卓当时没说话,但思索几分钟后就同意了我的提议。”

耿光瑞还称,因为是省检察院的项目,且之前已达成共识,招投标和工程建设重大事项必须报省检察院基建工作领导小组同意,检察院基建领导小组在这个方面还是有话语权的,“所以我们推荐过去的施工方,云南城投项目部一般都会认可”。

时任云南城投集团万和、平和花园工程建设工程管理经理王自金的证言称:“2011年,省检察院防水工程在施工单位进场前,肖卓说让耿光瑞协助我们做好工程的防水工程工作。我就认为这是省检察院的意见,我也就表示同意。”

截至本文发稿时,该案一审后尚未宣判。周甫文等肖卓的家人表示,如果一审认定肖卓有罪,将会上诉。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